目录
设置
书籍详情
加入书架
推荐票
金票
打赏
评论区
御笔神尊 作者: 168彩票那个是真的吗登入 字数:2484 更新时间:2021-05-03 20:49:51

第34章 迎吕救异,赢政归秦

狼烟逝于丘沙,秦道上传诵那些不朽律法!

这时候一队数千人的骑兵顺着夜路中的两条车辙奔腾,马蹄踏出一片烟尘,玉暖柔走在吕不韦的旁边,吕不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。

“不知将军名讳?”

玉暖柔看着与嬴异人的夫人赵姬暗通款曲的吕不韦,在大秦为相,只手遮天。

一句奇货可居为他赢来了一世荣华,也成为了商人的典范,杂学的代表。

能把储君当做商品的人,要的可不仅仅是手段和眼力,还有那常人不及的气魄。

“玉暖柔。”玉暖柔淡淡说道。

玉暖柔,吕不韦暗自思索了一下,往日中却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,听声音应该是四十左右的女人,嗯?女人?

士卒看到玉暖柔的手势,全部行动起来,玉暖柔看向远处天边的微光,天却是已经开始快要亮了。

另一边传来了远远的马蹄声,很密集,而且越来越大,一片烟尘,玉暖柔拿出玉笔变化成长枪,玉暖柔提着枪的握紧扯住了马头。

吕不韦面色煞白,守在车驾边的护卫有些发慌,握着兵刃的手发着抖。

“活捉嬴异人!”赵军的骑兵都尉大吼道,而玉暖柔抬起了一只手:“全军列队,箭阵。”

配合玉暖柔的手势,士兵的反应很迅速,几个眨眼,开弦上箭,齐射,箭连绵不绝,呼啸在两军之间。

不射人,而射马,无数人已经死在了马蹄之下,玉暖柔把手一收,令人生畏的弩箭雨停了下来。

而那数百军士依旧嗜血地看着远处的骑军,眼中就像是野兽看到猎物的光芒, 不为别的,这些都是军功!

吕不韦眼中骇然,而赵军的队伍中都尉冷冷的看着那只车队,秦军精锐。

秦军!

想到这里他的牙齿就咬的作响,拳头不由的紧握着。

都尉目光森寒地盯着车队外的士兵,骑军的速度一快再快,玉暖柔挥手一招道:“军阵起!”

士兵听令而动,没有半点犹豫,使得地上扬起一片尘土。

数千骑兵的冲锋是种何等威势,玉暖柔提着长枪,一瞬间,两军相撞,如同大地震颤,巨大的冲撞声,让拉着车驾的马受了惊,嘶鸣着停了下来。

千骑为一队,万骑为一军,一骑且看我,绝尘当千军,玉暖柔全力之下,一枪刺穿了一个骑兵的胸膛,而那一骑白袍,便已经杀入了千军之中,惨叫四起。

吕不韦看得两眼发直,真旷世悍将也,大秦立身,可拉拢,关键时刻定有大用。

赵将郎-永-康知自己不敌,但是手足皆惨死秦军之手,自己如何能退!郎-永-康 脖子一痛,浓稠的东西从喉咙中流出来,仰着脖子,身下晃了晃,两眼一黑,便从马上落下摔在了地上。

玉暖柔长矛一转,郎-永-康都尉已死,围上来的赵军骑兵皆是一愣,上前的士兵犹豫了下来,玉暖柔不在多说,骑着曾小贤(马的名字)向着扭头秦军阵地跑回。

玉暖柔的白色战袍上已经红了一半,铠甲上的血水还在往下流。

城外,一只由重甲士卒围住的车队缓缓开来,王龁兵败后秦王赢稷将他安排在此驻守,王龁亲自出来迎接,摸着胡子。

吕不韦连忙上前,拱手作揖:“王将军。”

“先生此来辛苦了。”王龁淡淡点头。

嬴异人与他身边抱着孩子的女人也走下了车驾, 嬴异人看到王龁,行礼道:“将军。”

“嗯,公子。”回了一礼,王龁也没有和嬴异人多聊的意思,随意摆手王龁看向了站在嬴异人身后的人,这才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“好久不见了,嫂夫人,想不到大王真让你领军了!”对于玉暖柔这个故人之妻,王龁还是颇为亲近,赞赏,和尊敬的。

嫂夫人!? 听到这个称呼,在场的三个人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身后大将,是个女子?

看着王龁,玉暖柔无奈,脱下了自己的头盔,半白的长发从头盔中泄下:“老王许久为见。”

吕不韦看着这女人嘴巴有些发干,而嬴异人却呆住了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玉兄?!”

玉暖柔淡笑了一下,对着嬴异人拜道:“异人弟,却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“这,这……”

“军阵之中不是叙旧的地方,还望公子勿怪。”玉暖柔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生分,嬴异人听得出来。

王龁带着嬴异人和吕不韦的车队离开,玉暖柔转过头,看着自己组建的白袍军,一挥手道:“原地修整。”

白袍军齐齐坐下,各自休整,当真精锐,王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点头。

营房里王龁拿来了酒水和玉暖柔对坐着:“来,今日算哥哥我请你。”

“干!”

半夜,吕不韦穿着一身宽大的布袍,走到了嬴异人的房门前,扣响了房门。

“先生。”

“公子。”吕不韦笑道:“不知现在是否合适谈些事情。”

“我们去偏房。”嬴异人四下看了看,无人,这才跟着关上了房门。

“不知先生何事?”

吕不韦斟酌了一番说道:“那白起之妻可是公子的旧识?”

“这···”嬴异人低头看了一眼桌面。

“是,几年前相识的,那日,眼拙,未看出是妇人,直叫她玉兄长。”

“好···既然是公子旧识,这便好。”

“先生,你可是想要拉拢玉夫人?”

“对,那玉将军算是世间少见的勇将,手下三千白袍军亦是精锐,若是能为我等所用,公子回去后万事无恙,储君之位也非必然,关键时刻,我们也可一除闲杂。”

嬴异人沉默了一阵心中骂道:“吕不韦···你当真是把所有东西都当成了货品。”

玉暖柔没有停留多久,嬴异人一行自有王龁护送。

玉暖柔挎着腰中玉笔,径直走进了大殿,嬴稷一个人独自坐在殿中,玉暖柔看着那个暮年的老人,伸手对天,就像是在与天斗。

“九鼎已于咸阳!寡人是天子了!”

玉暖柔看着秦王嬴稷,面色复杂,因为自己的出现,历史上的从西施亡吴到九鼎入咸阳,时间线全部出现了错误,顺序也发生了变化,玉暖柔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唯一没有变了是每个人的死亡,是安排的一样。

乱世出了多少英雄豪杰,又吞没了多少英雄豪杰,玉暖柔和秦王嬴稷聊了很多,秦王嬴稷也许明知自己时日无多,在出王宫后收到了王翦要成亲的消息,王翦的夫人是一个长得清秀的女子,没有想象中那么多的礼数,就像是一次普通的家常聚会。

等到一切结束,一身酒气的走出了王翦家,玉暖柔愣神看着那天边云开雾散,轻笑而去。

“西周”姬延被俘入秦,被秦封为周公,放归西周,月余,病死。

九鼎自古便为王权,再有几年,再给寡人几年时间,秦王嬴稷似在乞求着,不久以后在吕不韦的建议下,秦王嬴稷下旨,无奈玉暖柔同意了自己大女儿白浅嫁给赢政,在成人以后成亲行礼。

同时玉暖柔和李斯一起成为了赢政的授业之师。

华夏千古悠悠之中,太多人曾经报效华夏,也有太多人曾将热血洒在了这里,我们要好好继承先辈祖先们的意志,好好一起守护华夏,本书会严格按照真正历史的进程来写,一些从来不存在的人物和事件不会写,尊重历史,尊重先祖,就是尊重自己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作者的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