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籍详情
加入书架
推荐票
金票
打赏
评论区
在古代当女侠 作者: 168彩票那个是真的吗登入 字数:1825 更新时间:2021-05-04 14:32:49

第五十一章 天晴

阳光暖的狠,若雪经过大家的悉心照顾,恢复的很好了,一早起来,去买了早餐。

幸运由于睡得很晚,到现在还没醒,两个酩酊大醉的男人也没回房间,醉倒在店内的桌子上。

若雪把早餐拿到幸运脸前,轻声叫道:“幸运姐姐,起来吃点东西吧,昨天也没怎么吃,这样下去身体吃不消的。”

幸运慢慢的睁开肿胀的眼睛,模糊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,“若雪,你好了吗?”

若雪没想到,幸运就连在这种下,还会关心自己,感动的眼里含起了泪水。

“我已经好了,谢谢幸运姐姐的关心,我买了点早餐,起来吃点吧!”若雪把幸运扶了起来。

幸运经过一夜的思想挣扎,想通了,还是做个没心没肺的刘幸运,既然穿过来了,就是让我告别李紫涵。

“若雪,这哪买的饭,可真好吃,下次多买点,我怕我吃不饱。”说着,两人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“那两个呆子呢?怎么没有看见他们。”幸运打量了一下四周。

“他俩,他俩,他俩……”若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
幸运见此,拿着饭跑了出去,在楼上看见了他俩四仰八叉的睡着。

“哎吆,这是睡了呢!”幸运对若雪说。

若雪说道:“幸运,昨晚他俩在此饮酒,想必醉了,就没回房休息。”

“走,下去看看去。”幸运回头叫了一声若雪。

俩人大摇大摆下到一楼,“掌柜的,借用您的墨宝。”幸运拿着毛笔走了过去。

“瞧瞧你个秦泽,生的好一副文质彬彬的俊俏模样,咋就这么想不开呢,还和我闹脾气,就算我做徒弟再有错,你说几句解解气就好了,还自己深夜买醉,唉。”随说随画,把秦泽画成了熊猫,眼睛涂的漆黑。

转身又对着墨棋念叨起来:“墨棋哥哥,你说你个武林高手,还闹小孩子脾气,本来塑造的男神形象,就被你自己折腾没了。”念完就被画了一只猫咪的样子。

两人睡得很死,并没有任何察觉。若雪在一旁笑了起来,真的被幸运的这一番操作所折服。

“师父,您醒醒啊,您可不能就徒儿一人在这世上啊!”好一个哭丧,这一下,把秦泽摇了起来。

“哭什么呢,我还没死呢,胡扯八道啥呢?”邹着眉头,揉着太阳穴。

“师父,我和你开玩笑呢,呵呵,别生气,你看看墨棋。”说着指了指墨棋。

这一下,秦泽笑了起来,“哈哈~”。

“不要告诉他,咱们领着他去逛街。”说着拿手指头嘘了嘘嘴巴。

“墨棋兄弟,醒醒。”秦泽摇了摇他的肩膀。

“干嘛!还喝吗?我是不行了。”墨棋眯缝着眼睛说道。

突然张大了眼睛,“秦泽,你……”刚想说,幸运在秦泽背后做着不要说的手势。

墨棋看透了幸运的心思,“你,你竟然没喝醉。”

秦泽笑了笑,“我这醉仙能喝醉吗?”

幸运说:“这么好的天气咱们去逛街吧,若雪也好起来了,一起出去逛逛。”

两人同时点头答应着,都想看对方出丑,谁知道都中了幸运的小算盘,看在眼里的若雪强忍憋笑。

两人斜嘴一笑,心想没想到对方还有今天。

四人大步迈出门去,墨棋伸了伸懒腰,打了个哈欠,一嘴酒味飘了出来。

一路上,几个女眷捂着脸小声讨论着,他们二人还以为讨论的对方,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墨棋走到一个水果摊问了起来:“老板,你这苹果怎么卖的啊?”

小贩一看这副嘴脸过来问价,颤抖的说:“小爷,五文钱。”

秦泽笑了笑说,“墨棋兄,你这气势汹汹的,老板都害怕你了。”

墨棋不服道:“换你来。”嘴里嘟囔着我这英俊潇洒的脸,别说是女人,男人都应该迷倒一大片。

“老板,您这苹果我们来五斤。”语气很温柔的说道。

小贩又看到这副嘴脸,叹了口气说:“小爷,稍等,我马上给您称。”

回头就说:“姑娘,您这朋友都有这样的癖好吗?”摇摇头笑了。

幸运看了看老板,“不妨事,老板您尽管放心,我朋友,我朋友心理最近有被受到伤害,您不要介意。”

两人有点懵,但还是提着苹果走了。

陆陆续续换了好几个摊子,老板要不哈哈大笑,要不胆战心惊,两人却不曾怀疑自己。

一直到了一家卖鱼的摊子上,两人趴在那里看鱼的大小,水里映出的影子,让两人相互对视一眼,“啊”的一声,捂脸跑回客栈。

只剩下幸运和若雪哈哈大笑,幸运这下心里开了心。

秦泽墨棋回房洗了脸,抱怨道为什么不告诉对方,造成这个结果,脸都丢没了。

坐下静音喝着茶,都想着幸运这家伙脸上,挂上了笑容,也就罢了。

随后幸运若雪两人回来了,提着一堆东西,重重摔在桌子上,“你们两个跑的真快,我和若雪两人都累坏了,唉!”

秦泽言道:“你可别说了,我俩再不跑回来,估计就被当傻子玩了。”

墨棋笑了笑:“幸运,可真有你的,枉我把你当做最信任的人。”

说着四个人哈哈大笑起来,一切烟消云散。

林宇峙轩也听说了街上这件趣事,没想到这丫头还有这么招人喜欢的一处,此时此刻,真想再次见到她。

看着桌子上的画像,心动了起来。

决定派人把刘老爷请来,商量与幸运的婚事。

作者的话
手机版百乐家

作者什么都没写